你是我檐下最温柔的雨。


手往抽屉里伸,无聊地摸索着,突然好像有一团温柔的气体撞了过来,散开,弥漫了整个胸膛。

这个动作是如此熟悉,但又陌生得那么古老。

如果不是那一刻的回忆乍现,我几乎不能再忆起那一张张在抽屉夹缝中传递的,

   
信件。

那些用纸叠成的信封,夹带着稚嫩的纸条。

似乎是这样的,我记不太清了。

可是,好像只差一个突破点就能全部忆起,好不甘心。我甚至连写小纸条的对象是不是你都不能肯定,它太遥远了。

 

还是很怀念的,心中的怨恨早就随风而逝,只剩下缱绻的怀念凝固在那里。原来我对我的小学时光并不全是冷漠,原来我也怀念那段逝去的时光,那些逝去的人。

 

我还是很庆幸,初中时终于弥补了心中的空缺。我终于向你送出了生日礼物,虽然时间已过,虽然依旧吝啬。但还是很开心,毕业的字眼终究没有将我们一刀两断。我眼看着你越来越美丽,我替你高兴。

 

我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我突然忆起的这件小事。我好怕当我兴致勃勃地告诉你这件事时,你窘迫地说。

诶,我忘了呢。




评论

© 沉默的姑娘 | Powered by LOFTER